新剧开播第一天,没想到是这种情节上了热搜

新剧开播第一天,没想到是这种情节上了热搜
新剧开播第一天,没想到是这种情节上了热搜。热热闹闹的乡村婚宴,大摆流水席,喜糖顺手塞。此时,旁边的屋子里,却上演着荒诞的一幕。新娘的妹妹,被村书记儿子和几个流氓,肆意骚扰。他们不仅对女孩上下其手,还撕破衣服意图侵犯。女孩大呼救命,而他们说,这里是万家村,有他们的规矩。“闹喜呢!不喊不叫不热闹。”“我村书记的儿子来你们家闹喜,是给你们面子。”即便这是在她亲姐姐的大喜日子里。外村人对上村里人,“大学生”敬酒不喝不识抬举,这一切,就足以让她被卷进强暴的深渊。这一剧情播出之后,果然引发众怒。当都市女性早已明白女性权益的重要性时,也是时候聊一聊那些埋首于田间的“她”了。一个共同的名字:农村女性。《幸福到万家》前四集,讲的是一件古老但却恶臭的事。闹婚。2009年的一天,万家庄有一对小夫妻正在举办婚礼。女方何家里没有男丁,是母亲带大了何幸福、何幸运姐妹两个。男方王家,人口单薄,在万家村是说不上太多话的小姓。所以婚礼当天,公婆哪怕耽误了吉时,也得等一个人到场。万书记。万书记来了,说明王家就是被看重的,以后在村里就有了面子。在城里读过书的妹妹何幸运没见过这场面,立刻纳闷:“又不是书记家娶媳妇,等书记干吗呀?”父亲走得早,为了供妹妹上学,何幸福明白,偶尔低头忍耐是常态。此时的何幸福说:“让等就等着呗。”但当她一脚踹开门扉,一板凳砸上了村书记儿子万传家的后脑勺时。她忍无可忍地发问:“书记的儿子咋了?书记的儿子就能不办人事了?”她的愤怒,引来的不是公理和正义,而是无穷的非议。毕竟,在各地的农村里,这样的离谱事,不是头一桩。王家公婆点头哈腰,脸上堆笑,把人伺候到主桌上,书记说开始,新人才能上堂。小两口成亲,也不拜高堂,反而要拜村书记。好像他们俩结婚,是托了书记的福,子孙后代都得记着这份恩情。而何幸福这一板凳,直接把“恩情”变成了“仇”。吃席的人溜的一个不剩,连送上门去的喜糖都不敢收。大家都知道:得罪了万书记,没你好果子吃。而婆婆更是哭诉道:你闯下这么大的祸,咱们王家一个都跑不了!是的,在这些宗族权势、集体利益面前,一个女性的权益,又算得了什么呢?加害者往往理直气壮,受害者还得忍气吞声。何幸福的小姑子去看万传家,反挨了一个大耳光。何幸福的婆婆,也得跟着丈夫去给村支书跪下赔罪,以示歉意。在宗族的枷锁里,每个女性都被连带着,被紧锁着。有一个胆大妄为的女人站起来,她背后就有无数个女性在跪着。他们始终无法脱离被惩罚的命运,哪怕无人记得:到底谁才是最初的受害者?何幸福上门替妹妹讨说法,两句话就戳爆了万书记一家的肺管子。对着强暴未遂的万传家,她质问:“那么说你家就不讲道理了?”丈夫拉她走,她更是不肯松口:“万书记,我就问您一句,咱万家庄是不是没个说理的地方了?”她只想讨个说法,而站在她的对立面的,是整个万家庄,所有人。难就难在,落后的陈年旧俗,早已在他们心中蔓延太久。婆婆拿出自己的经历,劝何幸福。若不是低眉顺眼,他们王家的日子过不下去。甚至还想了个主意:拿出自己的钱,骗何幸福说这是万书记赔给他们的钱。从这能看出为人父母的想法:他们一辈子和传统妥协,但求儿女安康顺遂。但婆婆私下里,也觉得何幸福敢说话,敢出头。往长远考虑,王家有了她,说不定以后就不会再轻易被人欺负。在这一场冲突里,有人选择妥协,有人选择坚持。被凌辱的何幸运选择为了姐姐妥协,男友分手,名声受损。她选择回到城里打拼,再不肯回到这片伤心的土地。坚持的何幸福选择咬牙到底,哪怕丈夫不肯来接她回婆家,也要讨个说法。最终万书记出了公告:宣告万家村再没有闹婚的习俗,要移风易俗,彻底整改。何幸福以一己之力,打破了沉重的村规旧俗。哪怕这只是个开始,后面还有无数个山头等着她去翻越。她以自己为证:那些敢于和命运掰手腕的人,无论是输是赢,都在一次次的搏斗中积攒了韧劲儿。这股力气,支撑着她去做大棚,种蔬菜,要赔偿……她仍然坚信世界当有公道,活着为了一口气,只要还能呼出这口气,希望就还在。而这种朴素的光芒,是我们在悬浮焦躁的都市剧少见的一幕。《幸福到万家》改编自陈源斌的长篇小说《秋菊传奇》。这部小说的第一部分《万家诉讼》曾经被张艺谋着手改编,1992华语经典《秋菊打官司》就此诞生。三十年过去,越来越多的女性早已有了法律意识的觉醒。维权、调解、打官司,这些词已经不会让我们避之不及。但今天我们仍然有未曾想过的困境,我们仍然时常要挣扎着去妥协。在不少乡村里,“外嫁女”的土地权益、征地补偿,仍然被区别对待,随意侵吞。父母索要天价彩礼,甚至不惜拆散情侣的新闻,还是时常出现在热搜里。而对于何幸福来说,那一板凳砸开的,不只有暴徒的头,还为她自己的人生砸开了缝隙。她注定成为“全村之敌”,要经历闹离婚、创业,走遍人生中大大小小的坎坷。质朴却不甘平庸,柔弱却甘历狂风。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联系删除戳破国产剧亮丽光鲜的纸糊外壳,露出曾经被遗忘的坚毅内里。无论是贫穷还是富裕,男性还是女性,陈风旧俗或是法治文明。希望我们不要再走已经走过的老路,在遗忘之后,被反复提醒,才重新拾起。即便人类总是在重蹈覆辙。但是时候寻回国产剧最初的普通人故事,普通人模样。是时候让最普通的她们,蹚出一条普通人也能走的通道了。

Author: admin